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宏杰的博客

盛世是靠不住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宏杰

张宏杰,非汉族,一九七二年出生于辽宁。著有《中国皇帝的五种命运》、《大明王朝的七张面孔》等。博客文章,请勿转载。转载稿酬标准一字一元。请联系我的邮箱。

海瑞:偏执症患者(4)  

2006-03-23 14:42:52|  分类: 书虫拉的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九
    清醒了之后,徐阶托人告诉海瑞:让他再退地,没有可能了。他这才知道海瑞的难缠,所有的政治智慧政治规则到他这都不管用了,看来只有一个办法:硬着头皮顶住,看他海瑞还真能拿了他去做大牢吗?
    海瑞也自有海瑞的做法。他给徐阶写了一封信。用他一贯的做法,做徐阶的思想政治工作。他觉得别人觉悟低可以理解,你一个做过高级干部并且位居首辅的人怎么会没有觉悟呢?圣人的书都读到哪去了?我就不相信我开导不了你,不能唤醒你的良知:
    昔人改父之政,七星之金,须臾而散。公以父改子,无所不可。
    并且多次去徐阶家,当面做他的工作。按海瑞的逻辑,他觉得这在救除阶,从根本上说是为徐阶好。在给朋友的信中,他提到了这件事:
    存翁(徐阶)近为群小所苦太甚,产业之多,令人骇异,亦自取也。若不退之过半,民风刁险可得而止之耶!为富不仁,有损无益,可为后车之戒。区区欲存翁退产过半,为此公百年之后得安静计也,幸勿以为讶。
    海瑞说,他的做法是为徐阶做长远打算。为富不仁,有损无益,如果这样积累田产,败坏道德,徐阶迟早会吃更大苦头。
    然而,徐阶这回是花岗岩脑袋,不为所动了。他知道再退下去,一生的积累就付之东流。老丞相此时也实在狼狈了。在海瑞的支持下,那些要求退田的贫民成天围着徐阶的宅第游行示威,大声呼号,弄得徐阶简直痛不欲生。“时刁民皆囚服破帽,率以五六十为群,沿街攘臂,叫喊号呼。而元辅(徐阶)之第,前后左右,日不下千余人。徐人计无所出,第取自泥粪贮积于厅,见拥入者,辄泼污之。”贫民千人要拥入徐家算帐,徐阶无法,只好担了几担粪放在大厅里,见人进来,就往他们身上泼。谁能想到,昔日的首辅今天居然只好出此下策!
    没有办法,徐阶只好放下架子请和了。
    不过,他并不是向海瑞请和。他知道海瑞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。他向当朝首辅高拱发出了降表,表示了自己的悔意,表示在政治斗争中彻底认输。表示以后不再纠集势力谋求东山再起。
高拱笑了。他的目的圆满达到了,而且达到得这样漂亮。既然对手败得这样惨,他也就大度起来。他翻然一变脸,对徐阶笑脸相迎,给徐氏回了一封信,表示前嫌尽释,希望徐氏今后多捧他的场。然后,他又轻轻暗示,他也觉得海瑞做得太过分了,不过他做为当朝宰相,没法直接出手。在海瑞修吴淞河后,他的政治声望达到了顶点。朝廷上一片称颂之声。然而,在退田令开始后,官场静下来了,赞扬海瑞的声音消失了,不少人已经蠢蠢欲动,要扳倒海瑞,只是摸不准高拱的心思,不敢贸然动手。
    徐氏对这些政治暗语当然一读就懂。得了高拱指示,他立刻利用自己的故旧,找御史奏了海瑞一本。高拱在奏本上折了同意二字。海瑞被取消巡抚衔,调任南京总督粮储。于是,海瑞最风光的一段政治生涯就干脆利索地结束了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
    海瑞被这当头一棒打昏了。他正兴致勃勃地推行他的宏大计划,“正欲为江南立千百年基业”,正调动全部精力,和应天府的豪绅大户们做战时,没想到,后面射来的一支冷箭,轻轻地取走了他的政治生命,粉碎了他的全部政治梦想。
    海瑞不知道,象他这样不明白游戏规则的人,只能会被高明的玩家当做一枚冲锋陷阵的特殊棋子,发挥完作用之后,被抛弃是必然的命运。象他这样的清官,注定不能进入政治主流,无法引导政治航向。
    海瑞永远不会明白这一点。他开始是震惊,然后是迷惘,最后是愤怒。至刚者不屈,海瑞不会容忍任何对他名誉性的安排,他提笔给皇帝写了一封辞职信:
    臣曾说过当今天下诸臣全犯了因循苟且之病。皇上虽然有锐然求治之心,群臣却绝无毅然任事之念。互相掣肘,互相排挤,还动不动就说:识时务者为俊杰。所以,国家才败坏如此。
    一旦提起笔,海瑞胸中的愤怒、委屈、埋怨就忍不住喷发出来,辞职信变成了政论书。
    在这封海瑞平生中第二有名的信中,海瑞第一次向皇帝陈述了他的政治理想:
    臣尚欲以身为障,回既倒之狂澜;以身为标,开复古之门路。
    这样的话,只有海瑞才说得出来。欲以一人之力,挡住天下滔滔既倒之狂澜。把自己做为标准,使全社会人向自己看齐,以挽回社会道德的败坏。这是何等的“狂妄”,整个中国,只有最浪漫的诗人李白和最天真的官僚海瑞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然而,这两句话却是解读海瑞一生为人行事的关键。没有这样“狂妄”的理想做这支撑,无法想象海瑞能忍受住常人无法忍受的压力,特立独行到现在。
    然而,这个理想,是扑火的飞蛾的理想。那些庸人俗人凭自己的本能,一眼就能看出这理想的虚妄,只有单纯的海瑞,终生不悟。
    虽然辞职而去,海瑞还是坚持认为自己的政治措施没有一点错误,不可更改。他说:
    臣再有一言:臣在任上的所作所为,都是倾听百姓的呼声,恪守祖宗成法,万不可改。
    他再一次把愤怒指向了群臣,举朝官员都是他不共戴天的敌人。这是他潜意识中一直存在的意念,今天他直抒胸臆:
    请皇帝鞭策全体大臣,不得向以前那样应付差事,必须仰体皇上求治之心,认真办事。凡事就怕认真,只有认真才能救今日之弊。九分之真,一分放过,就不是认真!更何况半真半假!
    奏折的最后一段,再一次典型地体现了海瑞风格:
    如果大臣们认为我说的是错的,那这个大臣必然是庸臣!诗经说:勿听妇人之言。如今,全朝廷的大小臣工都是妇人,他们的话,皇上不听可也!如果这样,国家大幸,愚臣我大幸!
    痛快淋漓地骂完了全朝大臣,海瑞挂冠而去。他对朋友说:“这等世界,做得成甚事业!从此入山之深,入林之密,又别是一种人物矣。”
    事实证明,道学家海瑞是古今所有清官中最有个性的一个。只有他,敢公然辱骂所有朝臣。而朝廷虽然震怒,一时之间却无法处置海瑞,只是在批文中淡淡地说:“今乃词称请归,意甚怏愤。且固执偏见,是已非人,殊失大臣体。但本官已奉钦依照旧侯用,无容别议。”
    被称为妇人的朝臣们都是聪明人,他们知道,在辩论上,他们不是海瑞的对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十一
    做了九个月巡抚的海瑞买舟南下,飘然回到了老家海南。以挂冠时的潇洒绝决,人们以为他从此可能要从道学家变成林下人物,归隐于老庄门下了。
    然而海瑞却没有进入海南的椰林。儒家教育早已经把他定型,注定他跳不出这个藩篱。他在老家买了一所小小院落,在院里开荒,堂前种树,图书满室,堂上却挂上“忠孝”二字大匾,遇人则讲道学,讲如何破荣辱关,破生死关。遇到地方官来访,则喋喋不休,讲民间疾苦,问解决办法。从海瑞家出来,人们不得不说,此老风骨,一毫未变。
    对于海瑞来说,读身修身就是为了入世济民。闲居在家,看上去潇洒自在,其实海瑞的心是十分痛苦的。仕途是士人实现人生价值的唯一途径。如果不能为世所用,那么他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呢?虽然归隐田里,他其实还是日日期待着有复出的那一天。况且,朝廷批准他辞职的圣旨中有云:“奉钦依照旧侯用”。如果一遇挫折,就愤然辞世独立,独善其身,那不是圣人之徒的做法。
    隆庆六年,明穆宗突然中风去世,十岁的神宗继位,朝中政局风去突变,高拱在政治斗争中被张居正掀翻。明朝最有能力的大臣之一张居正继任为首辅。
    闲居两年的海瑞以为自己的另一个政治春天要来到了。因为这个张居正是翰林出身,饱学之士,学问相当精醇,是海瑞的同道,有着推行圣人之学的共同志向。况且,海瑞辞职后,时任阁臣的张居正还写来一封信,对海瑞表示同情:
    三尺法不行于吴久矣。公骤而矫以绳墨,宜其不能堪也。讹言沸腾,听者惶惑。仆谬忝钧轴,得与参与庙堂之末议,而不能为朝廷奖奉法之臣,摧浮淫之议,有深愧焉。
    信写得很真诚也很聪明。身为内阁成员,他却不能为海瑞说上什么话,真是惭愧呀!为什么身为内阁成员却没有发言权呢?那自然是因为高拱的跋扈。所以,矛盾在于高拱,与他张居正无干。
    那么,这次张居正上台了,应该起用他海瑞了吧。海瑞日日等待着北京的消息。
    迟迟没有动静。
    向来趋左的言官们坐不住了,他们上疏,要求起用海瑞。张居正在疏上批到:
    海瑞秉忠亮之心,抱骨鲠之节,天下信之。然夷考其政,多未通方。只宜坐镇雅俗,不当重烦民事。
    海瑞的品质无可怀疑,然而办事不能通达。这样的人只能享受名誉上的尊重,不能任为实职。
    虽然同为圣人之徒,张居正为人行事却与海瑞大有不同。张居正既能侃侃而谈圣人之言,又能精通中国社会表面秩序下的真正规则,并且运用精熟。他没有徐阶的天真,认为海瑞能够为他的班子建立政绩,也没有高拱的阴险,想用海瑞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所以,他不能用海瑞。
    直到这时,海瑞才知道自己在官僚政治中的地位和作用。原来,他虽然忠诚骨鲠,时时刻刻遵守圣人之道,可是却只能“坐镇雅俗”,做个政治摆设。原因就在于他不肯“通方”,不肯做“乡愿”,不肯向这个世界妥协。
    有生以来,海瑞第一次产生了怀疑:错了的,倒底是世界还是他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